> 热文 >

让独龙族百姓踏上幸福路

时间:2014-12-22 14:48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位于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高黎贡山和担当力卡山之间的独龙江乡,是我国人口较少的少数民族之一独龙族的聚居区,这里交通闭塞,基础设施落后,发展迟缓。

  独龙江乡地处峡谷,自然条件十分恶劣,仅有一条独龙江公路通往外界,每年有半年大雪封山。60岁的独龙族干部、怒江州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高德荣就长年扎根在这里。

  为了建设一条独龙族同胞的生命通道、发展通道、幸福通道,曾经当过贡山县县长的高德荣一直在呼吁,一直在奋斗,直到“盯着”独龙江公路隧道最后一公里的贯通。

  

向总书记“报喜”

  独龙江公路是独龙族与外界联系沟通的唯一通道,是独龙族同胞生产生活和经济发展的命脉,尤其是公路中途的41公里至63公里的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是整条公路建设的瓶颈。

  2014年元旦前夕,贡山县干部群众致信习近平总书记,汇报了当地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改善情况,重点报告了多年期盼的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即将贯通的喜讯。

  这封信件由高德荣庄重地面呈中央督导组有关人员,信件内容如下:

  尊敬的习总书记:

  您好!

  独龙族是从原始社会直接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人口较少民族。新中国成立以来,党中央国务院、省委省政府及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独龙族的发展进步……2014年4至5月,县城至独龙江乡公路隧道即将开通,这标志着全国56个民族之一独龙族同胞祖祖辈辈大雪封山半年的历史结束,独龙族同胞有望早日实现与全国其他民族兄弟一道过上小康生活的“中国梦”……

  收到来信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立即作出重要批示。

  习近平指出:“获悉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即将贯通,十分高兴,谨向独龙族的乡亲们表示祝贺!独龙族群众居住生活条件比较艰苦,我一直惦念着你们的生产生活情况。希望你们在地方党委和政府的领导下,在社会各界帮助下,以积极向上的心态迎战各种困难,顺应自然规律,科学组织和安排生产生活,加快脱贫致富步伐,早日实现与全国其他兄弟民族一道过上小康生活的美好梦想。”

  谈起这封信背后的故事,傈僳族女干部、贡山县委书记娜阿塔清楚地记得,那是去年12月中旬,中央督导组一行赴贡山调研工作。知道这一消息后,老县长高德荣就在思索,用什么方式来表达当地百姓的迫切心情和愿望。经过和大家的反复商量,最终达成一致:给习总书记写一封信。

  2013年12月16日是中央督导组到达贡山的日子。3天前,高德荣就开始构思,独龙江乡党委书记和国雄执笔,其他几位起草人不断字斟句酌。

  “3天时间,我们要用短短的几百字来表达我们那么多的心情。”娜阿塔回忆道。

  12月16日,这封承载着独龙族干部群众“沉甸甸希望的信”,以及5位起草人的照片,由高德荣交到中央督导组人员手中。

  19天后,高德荣和他的独龙族同胞等来了一份“意外之喜”。2014年1月3日晚上的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播出了习近平总书记给独龙族乡亲们的“回复”。

  “当时很激动,我们也没有想到习总书记会这么快给我们回复。”娜阿塔说。

  2014年4月10日下午1时28分,随着“轰隆隆”一声炮响,全长6.58公里的高黎贡山独龙江公路隧道全线贯通,独龙江乡独龙族人民从此告别半年大雪封山的历史。

  没有公路,就无法与现代文明接轨

  2011年10月,时任云南省委副书记、代省长李纪恒在专题调研怒江州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和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工作情况后曾表示:“独龙江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交通问题,是对外开放问题,有路才开放。”

  千百年来,独龙江百姓过江靠溜索,出山得走没有路的“独龙天路”。

  1964年,在党和政府的大力帮扶下,一条人马驿道如“脐带”般把独龙江乡和贡山县城连接起来。开山季里,“国家马帮”一袋一袋地把粮食、种子、盐巴、药品等生活生产物资驮进独龙江乡。天气好,单程走5~7天,许多马匹长眠在雪山上。

  读小学时,高德荣每天早晚要走近3个小时山路。从那时起,他就萌生了“为独龙族修路,领独龙人致富”的梦想。

  1988年,担任独龙江乡乡长的高德荣带领两名干部奔走于独龙江乡和云南省会昆明市。他执着的精神感动了有关部门的领导,专门安排了350万元项目资金。他用这笔资金扩建了乡卫生院、中心校,新建了4座人马吊桥等基础设施。

  高德荣深知:“如果没有一条通往外界的公路,住在大山深处、原始密林中的独龙族百姓永远也走不出独龙江峡谷,更无法与现代文明接轨。”

  此后,在高德荣的奔走呼吁下,进出独龙江的路从无到有,从土石路到柏油路,越走越好走。

  1995年国庆节,独龙族世世代代盼望的独龙江公路正式开工。1999年9月9日,投资1亿多元、全长96.2公里的简易独龙江公路正式通车,但公路翻越高黎贡山,每年冬春约半年时间因积雪封路无法通行。

  2003年3月5日是高德荣的49岁生日,身为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的他在两会上大声疾呼“修缮独龙族公路”。次年,道路修缮后从贡山县城到独龙江乡所需的时间由10个小时减少到4个小时。

  2010年,云南省委、省政府作出了“独龙江乡整乡推进独龙族整族帮扶”的重大决策,决定投资6亿多元,对独龙江公路进行彻底改造。2011年1月8日,独龙江公路改建项目由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准立项,1月29日,项目开工建设。

  每年快要到封山和开山季节,高德荣都要驻守雪山,少则一星期,多则两三个月,与施工人员一道挥铲抡锹,为的是让运输物资的车辆多一些进出独龙江乡的时间。2007年5月,高德荣差点下不了雪山,他和褚利光、鲁春平一起被突如其来的雪崩掩埋,幸亏在场的交通局装载机手阿塞及时发现,他才躲过一场生死劫难。

  “这样的经历太多了,在独龙江你顾不了这些危险。”如今,提起在独龙江公路上的“历险记”,高德荣早已不当一回事,更不把成绩往自己身上揽,“多一段路、多一座桥,就能尽快连通山外发展的‘大动脉’,彻底改善交通条件,这是我和所有独龙族群众最大的心愿”。

  

老县长的渴望

  2014年4月10日独龙江公路隧道贯通那天,高德荣一大早就赶到了隧道口,等着最后贯通隧道的时刻。

  “老人家很兴奋,8点钟不到,就带着独龙族群众过来了。他摘了一大篮子杜鹃花(当地叫英雄花),还把一大束花插在我的胸口。”独龙江公路隧道项目建设指挥员周勇回忆。

  独龙江老百姓生孩子大多要错开大雪封山半年的日子,因为一旦出现危险,生命很难得到保障。

  “老县长对这条隧道很渴望,每个月,他都要打个电话问一下,进展多少米了?还剩多少米?”周勇说。

  “这条隧道的贯通,当天晚上就体现了它的价值,特别是它的生命线的价值。”周勇说,“就在隧道贯通的当天下午,乡党委书记给我电话,问隧道能不能过?独龙江乡有一位被火烧伤的5岁小女孩需要紧急送出去治疗。”

  尽管隧道刚贯通,还有很多碎渣,但在众人的努力下,一条生命通道还是顺利打通了。

  “他的经验非常丰富。我们都是在他的指导下建设施工的。他会把这里的地理环境、气候条件都详细地告诉我们。”从2010年10月23日进驻独龙江公路隧道工地,周勇就和高德荣就认识了。施工时,高德荣会告诉周勇和他的战友,哪些地方会出现雪崩,哪些地方不能建。

  在周勇眼里,大雪封山以后,他所在的施工部队的大后方和亲人就是独龙江乡和独龙族百姓了。工地到独龙江乡政府有33公里,尽管路上也会有雪,但推一下,就能通车。“老县长对部队有一种特殊的感情。部队的歌他都会唱。他会喊我兄弟。”

  周勇讲述了他最惊险的回忆,“2012年,两个施工工人受伤,当时,直升机都飞到贡山了,还是没飞进来。最后,我们冒着生命危险,采取肩扛手抬的方式才把两个受伤的工人运出去。80多个人抬着两个人,前面是20个人用铁锹铲雪开路,后面的人轮流用担架抬。老隧道口也被雪封了,最后用炸药把老隧道口的积雪炸开才把人运出去。”

  “建设这条隧道,老县长功不可没。没有他的呼吁和规划,隧道有可能会拖几年才能贯通。”独龙江公路改建工程指挥部综合处处长王静然说,“独龙江公路改建工程现场人数最多时有1400多人。在冬季最艰难的时候,老县长带领独龙族群众拎着慰问品来看望官兵和施工人员。”

  “独龙江公路隧道在今年12月20日完成全部土建工程后,将进入隧道的机电安装工作,全线建成通车,预计要到2015年3月。到那时,独龙族百姓出行难的问题将会得到彻底解决。”王静然说。

【责任编辑:admin】
热图 更多>>
热门文章 更多>>